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智库研究 智库专家 通知公告 成果展示 道德故事 学会概况 专题活动 党建工作 会员服务 制度建设 政策法规 文化交流 文学艺术

“断肠”的二胡——来自天峨县圭里村的故事(三)

发布日期:2023-03-29 浏览量:2688 

欧建雍

广西民族特色村寨——天峨县下老乡圭里村,有个叫纳良的自然屯,坐落在云贵高原南麓的一个山谷里,之所以叫纳良,就是因为这里过去是各地避难人员的“收容”所,收纳的都是全国各地善良的落难人,故称“纳良”。

纳良屯一直以来都是民风淳朴,村风文明。改革开放初期,这里出一个全圭里村唯一的光棍汉,名叫“阳贵香”。“阳贵香”,这个名字特别高大上,又“贵”又“香”,可他的人生不怎么香。因他的悲情以及他一段“断肠”的二胡,改变了纳良屯,甚至整个圭里村青年的婚恋观,至今纳良屯再也没有一个光棍,也没有人敢当光棍。

自恋成光棍

阳贵香生于50年代末期,5岁的时候和母亲从贵州罗甸县来到纳良屯居住,由于纳良水土养人,他长得又高又大,19岁就有近1.8米的高度。因此,他和其他同龄人一样陆续被应征入伍,期间,因身材、体力等优势,他在部队成为“当红”兵。但由于没读过书,没有文化不能留在部队,1981年,他无奈复员回到了纳良屯。

荣归故里,高大英俊的“当红”兵复员回家,20多岁的他成为附近乡村姑娘们的眼里的“好哥哥”,方园几十公里的媒婆纷纷踏门求亲,可阳贵香一直处于不能留在部队的懊悔之中,没有心思成亲,对前来相亲的姑娘们挑三捡四,不理不采。80年代初期,正式改革开放的火热时期,阳贵香身强力壮,能上山打猎更能下水捉鱼,一个人养着母亲,日子过得很湿润很“富足”。在这段日子里,阳贵香什么女孩都看不上,有了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吾辈岂是蓬蒿人”的感觉。他认为自己无所不能,生活无忧无愁,为什么要成家拖累自己,有时间就组织学校孩子讲讲他在部队里的故事,很有成就感。

一晃就到了30多岁,纳良屯和他一同去当兵的6位伙伴都相继成了家,对他求亲无望,媒婆对他也失去了信心,阳贵香在酒精中过着独乐乐的生活,慢慢就成了圭里村唯一形单影只的“光棍汉”。

孤单心绞瘁

由于伙伴们都成了家,能和阳贵香喝酒聊天的同伴很少,和孩子们讲的故事,重复多了也没有人听了。不久,他母亲也因病过世,他一个人过着孤单的生活,每当夕阳西下,各家各户都在热闹地围炉或围桌吃饭的时候,只有他一个人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慢慢改变着自家的居住房屋,纳良屯也跟着时代,各家各户都努力盖砖瓦房,起新房时,各家各户自然形成相互帮忙,互换劳力的互助模式。1986年的一天,阳贵香最好的伙伴,举行新房封顶仪式,全屯家家户户都叫去了,可就是不叫阳贵香。后来,阳贵香为此责问了老友,老伙伴开玩笑的和他说:你一个人,那个茅草房就够你住了,起新房又没有人住,叫你了以后怎么去还你的劳动力,所以不叫你了。这话,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真正刺进了阳贵香的心窝,他第一次感到无比的心痛。他心想,是啊,老伙伴说得对,我无妻无子,起新房给谁住呢,生活的目标在哪里呢?心里从来就没有起新房的念头。

生活没有目标和方向,农闲时,阳贵香更加感觉迷茫,几乎到了腐心啮指,畏祸吞声的地步。为了打发时间,他学唱山歌拉二胡(圭里村拉二胡的习惯是配唱山歌,边拉边唱),在村里二胡老人的指导下,他亲手制造了一个口径近一尺宽的竹筒蛇皮二胡,据说是圭里村最大,声音最浑厚的二胡,他的喜怒哀乐都倾注在这个二胡上。

1987年春节临近,正式乐业县逻西赶圩的日子,当时人们习惯赶圩时,买些猪下水或者好吃的下酒菜,到街头的粉摊喝上几碗才回家。阳贵香约了几个好友到街头喝酒,2-3碗酒下肚后,同桌的朋友纷纷就被老婆叫去帮孩子买过年新衣服等物品了,剩下最后一个的时候,阳贵香坚持挽留他继续喝,那朋友说:你没孩子,不需要买什么,可以随便喝,我也要去给孩子们买东西了,等到街散了就买不了了。这话一出口,阳贵香突然腾地站起来,像发酒疯一样对朋友大骂起来,他疯狂的嗓门一下就在整条街闹开了,顿时人们从街上四方八方云集就围着他俩看热闹,看着这个发了疯的光棍汉“表演”。后来,阳贵香被本屯人半抬半推地押回到了家,那一夜起,他的二胡声就变得特别无奈,特别悲伤。

除夕琴断肠

除夕守旧岁,是纳良屯一年最幸福的一夜,这一夜人们习惯忌串门,各家各户从老到小都要围在火坑边“围炉夜话”守旧岁,男的读书,女的绣花,老的给小的讲些小故事等,各家各户笑声不断,显得特别温馨。大家守夜一直守到“挑乖水”(挑乖年的水,是一种过年习俗)才算到了新年,“挑乖水”作为跨越新旧岁的重要程序,各家各户,除了走不了的老人和小孩之外,个个拿着水桶、水壶等往河边跑,谁最先打到新年第一瓢水,寓意新年特别好运,特别乖巧,会大吉大利。在“挑乖水”中,大人挑大桶水,小孩的挑水壶,在装满水的水桶和水壶里装些小石头,挑得越满越好,每颗石头代表一种家禽家畜。小孩们边挑水边喊牛马等大牲畜回家。回到家后媳妇们就拿挑来的水煮热先是给家里的老人洗脸洗脚,然后再拿来煮着各种贡品,给老祖宗贡上新年的第一桌美食,然后燃放鞭炮,以庆祝进入新年,最后煮着“红鸡蛋”装进红绳子编成的袋子里发给每个一孩子......。总之,除夕“守岁”的风俗是纳良过年最关键,最温暖,最快乐幸福的一个习俗。

1988年除夕,当人们各自在家围炉守旧岁,谈天论地,有说有笑的时候,在时间快要跨入新年放鞭炮时,阳贵香浑厚的二胡声突然在空中飘扬,穿入了全屯100多户人家的耳朵里。琴声刚开始时还比较温和,但随着阳贵香伴唱的山歌,声音越来越悲情,越来越抽心,越来越让人难泣成声。阳贵香把作为成为光棍的迷茫、孤独、悲凉全倒在这二胡玄上,歌词大意是:“哥光棍最怕跌怕倒,跌时没有人扶好,倒时没有人端茶,只能向天地求老”;“哥光棍最怕年怕节,过年没有女夹菜,过节没有儿倒酒,只能左手靠右手”;“哥光棍最怕悲怕喜,悲时没有谁来理,喜时没有谁来乐......。阳贵香的二胡,越拉越伤感,如夜星寥落,茕茕孑立,拉得全屯人们跟着心悴泪流,那一夜他拉到哭不出声他才停止。当时有老人说,大过年要放鞭炮了,阳贵香拉这样的二胡很不吉利。

下老乡一带(包括天峨燕来,乐业县逻西、马庄,贵州望谟县的桑郎,罗甸县的红水河、罗困,平塘县末阳等乡镇的方圆6-70公里一带)的壮族山歌,可以说是部能打开脑洞,开发智慧的壮族抒情史诗,如果有人能翻译成汉文而且保持原味,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有可能的,山歌大多以比拟的方式托物抒情,以一韵押一韵的妙音诱发情感,以一物比一物的妙语打开心扉。所以,过去人们唱山歌的时候,女的习惯拼膝盖拖起下巴或者额头,男的坐着打开马步,托起额头,把头摆成45度角的姿势来唱,以防唱到深处眼泪流到嘴里难以继续,也有因为歌词太伤感,唱到深处时,宁可被冷水拨,也不愿继续唱下去的情况。过去,这一带人们大多靠唱山歌娶媳妇,不会唱很难找到老婆,因为只有山歌才能让青年男女拉近感情,明白对方的心灵美和善恶品德,让青年不由自主地生情,以致拥抱在了一起。直至如今,没有哪个语言专家能真正翻译出下老乡山歌的真正原意原声,偶尔有翻译出几句,也像邓丽君的《夜来乡》由周杰伦舞起双节棍来唱一样完全变了味,如果能原声原意地翻译出来,而且唱出来,那应该能破吉尼斯记录了。

后来,大姐和我解释阳贵香除夕夜拉二胡的一些内容,大意是诉说他除夕鳏寡孤独的感觉,歌声诉说:他一个人不敢去“挑乖水”,害怕叫牲畜回家时,声音太大,孩子们笑他。还说:去年春节时,全屯人在吃串门饭(过去,圭里村有吃串门饭的习俗,从初二开始,大家自行组合到各家各户吃饭,从屯头到屯尾吃完一家到一家,轮着吃饭喝酒,吃完一轮再吃一轮,一直吃到大年十五元宵节。吃串门饭时,每天女的要吃撑不了,男的要喝到全部倒下,全桌直到只剩2个人才算完)。有意撇开他家,主要是考虑他的困难,一是叫他来的话,大家也要到他家去吃,但不知什么时候才轮到他家,他家根本没有人在家热饭菜等,等他自己热饭菜的话,说不定他已经醉了,或者在等他热饭菜的“空档期”人们早就跑光;二是考虑如果喝醉了,或者喝得很晚,没有人来带他回家;三是吃串门饭时有时大家形成习惯,都要相互给小孩压岁钱,他没有小孩,到各家要不要他的压岁钱,让家主很为难。所以,那一年,大家没有叫他一起吃串门饭,他只能自己在家孤独自饮。人们在吃串饭喝酒都有“呺喝、呺喝......”的祝贺,每次“呺喝”都是说话或者喝酒到最开心的时刻,每到一家至少要“呺喝”三次以上才允许到下一家,以祝福主人来年顺利,一切都好!阳贵香在家独饮的时候,每听到一声“呺喝”他就大哭,非常难过,他把这段经历诉哭到二胡玄上,所以听起来特别悲凉。

死后无躯棺

据屯里一位寨老说:自从除夕拉了那二胡之后,阳贵香就像神经有了错乱,每天恍恍惚惚,生活过得乱七八糟,大部分时间都在喝闷酒,常常在自己家里哭闹。就在那一年的农忙季节,他无声无息地就在自家里过世了,年仅40岁出头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。走后,他生前好朋友把他垫床的稻草席直接把他裹好就抬上了山,棺木都没有,也没有哭丧,走得很像“齐恒公”,验证了道德经中的名句:甚爱必大费,多藏必厚亡。

然而,任何事情都有两面的,阳贵香走后,纳良屯的人们很受触动,都担心自己的子女和他一样将来成为光棍。屯里的婚恋思想起了很大变化,有积极的,有消极的,积极的是人们变得更加勤劳,更加有礼,更加孝顺,更加文明,男的怕娶不到老婆,女的怕嫁不出去,生怕落成了光棍。消极的是早婚早育现象比较多,盛行“娃娃亲”。当时,知道纳良屯人找媳妇心切,不少成年的外地女子纷纷来到纳良找婆家,不少初中还没毕业的小伙子,就被父母安排结婚,大多是少夫老妻。60年代末期和70年代初期出生的孩子,很多都受到“娃娃亲”的影响,直到90年代末期,随着计划生育等婚姻政策深入人心,这种娃娃亲才得以结束。

如今,这种不能成为光棍,也不敢成为光棍的思想一直在纳良屯延续传承,因为有了这种思想,纳良屯人的勤劳、善良、孝顺、温和、恭敬、节俭等优秀传统美德得以薪火相传,发扬光大。当前,我国结婚登记率持续下降,乡村剩男剩女主张个性解放,一些青年男女奉行独身主义,造成乡村剩男剩女越来越多,致必影响人口生态恶化,这是一个社会问题。有学者称:从无意义的罗曼蒂克、自恋主义和自我伤感,说穿了是一种心病,也是一种精神堕落。但愿新时代的青年们从阳贵香的故事里得到一些启迪。

(作者系广西天峨县下老乡圭里村人。现居南宁,系广西社科联常委,自治区社科联社会组织党委委员,广西社会道德文化研究会会长,广西高端智库专家,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。)


文章来源:本站  文章编辑:admin 

上一篇 : “多情”的村寨——来自广西天峨县圭里村的故事